当前位置:买车网首页>话题频道>说车>高管“离职潮”显现,造车新势力临近梦醒时分
高管“离职潮”显现,造车新势力临近梦醒时分
视频地址:

高管“离职潮”显现,造车新势力临近梦醒时分

2020年04月09日 11:38
来源:一品汽车

[车友头条-车友号-一品汽车]  一般来说,每年年初的时候,企业都会根据上一年的业绩表现以及下一年的发展规划进行一定程度的人员调整,但是今年似乎这种“调整”的幅度尤为明显。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国内大约有20家车企做了重大的人事调整。其中既有正常的轮岗、也有定期的内部人事调整,还有不少是“主动离职”。而这些车企中,又以造车新势力的人员变动最为突出。

从蔚来到小鹏、从威马到合众、从零跑到天际、再加上此前的博郡……一时间,似乎越来越多的造车新势力企业都开始陷入到了一种“高管出走”的尴尬境地。

我们注意到,虽然这几家车企中的人事变动原因不尽相同,但其背后却有着一定的共性——在出现高管离职的几家造车新势力中,有至少3位都有曾经从传统车企加入造车新势力,现在又“回流”到传统车企的经历。

01

从“喜新厌旧”到“喜旧厌新”

按照我们惯常的理解,员工之所以会选择离职,原因不外乎两种:其一,钱没给到位;其二,“心之所向,另有远方”,直白点说,就是想要去做更能实现自我价值的事情或是去到更能展示自己价值的平台。

而对于这些汽车企业的高管来说,或许促使他们做出离职选择的,更多的是因为无奈。

前零跑汽车副总裁在上月底离职后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这个新行业里,我意识到有时候努力显得有点微不足道。”在其看来,市场的艰难程度超乎了自己的预计,而作为销售主管人,他必须要担责。“产品销售未见起色,既然客户对产品不买单,那么作为营销方面的整体负责人,就应该对结果买单。”显然,不甘与无奈充斥在赵刚的每一个字之中。

虽然赵刚并不是从“喜新厌旧”到“喜旧厌新”中的一员,但是他的境遇,似乎也能够映射到其他人的身上。比如:前天际汽车联合创始人、董事兼首席营销官、现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向东平。

在加入天际汽车之前,向东平也曾担任过大众品牌营销事业部执行总监兼销售高级总监、上汽集团国际销售有限公司副总裁、沃尔沃中国销售公司执行副总经理等职务,并且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7年,正值造车新势力发展的“黄金时期”,彼时的向东平看到了新风向带来的发展机遇,于是毅然决定投入其中。

此后,在他的规划与引导下,天际汽车无论是在品牌高端化方面,还是营销领域,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而这些,也为天际汽车首款豪华电动SUV ME7的上市交付打下了基础。

不过,令向东平没有想到的是,天际汽车品牌自2018年11月发布至今已经将近一年半了,但ME7的交付时间却一推再推。作为首席营销官,向东平内心的挫败感和失望也日益加深。终于在这个刚刚开始的春天,向东平正式递交了辞职信,加入了更加“靠谱”的现代汽车大家庭。

02

“资本”的诱惑

诚然,企业之间的人才流动,能够直接反映市场的发展现状。

在造车新势力大幅涌现的初期,出于对新能源车市场的看好,众多来自传统车企的人才纷纷转投造车新势力;而如今随着市场出现持续下滑,再加上今年新冠疫情的影响,造车新势力的发展似乎已经达到了瓶颈。于是,曾经加入造车新势力的一些人才开始出现“回流”。

此外,还有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传统车企正处于转型阶段,这些曾在传统车企和造车新势力工作过的高管们由于在管理、营销方面都有着比其他人更加丰富的经验,因此选择“回流”也并不奇怪。

从资本的角度来看,目前几乎所有的造车新势力企业都面临着缺乏资金的窘境,再加上市场环境及外部因素(比如疫情)的影响,部分新势力车企不仅难以实现及时交付,甚至还频频爆出产品质量问题,业绩当然也是连年亏损。在这样的背景下,抗风险能力更强大、发展态势更乐观的传统车企自然也更容易成为优质人才的优先选择。

虽然疫情的突然而至、企业的融资不顺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加快了造车新势力淘汰赛的速度,但近段时间,市场政策方面也不乏一些积极的信号。

比如:近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为促进汽车消费,确定将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购置税政策延长2年;而4月7日,工信部也发布了公开征求对《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修改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其中提到了进一步放宽了新能源汽车生产准入门槛,激发市场活力。

不过,若是从长远来看,随着传统车企的改革的加速,以及造车新势力淘汰赛的开打,未来的市场上拥有更多话语权的,终究还会是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激起的小浪花,终究还是有可能被一些实力强大的大浪所掩盖。

从这一层面来说的话,车企高管“回流”现象的发生,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文/车友号 一品汽车)